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宣和颂_ 第十章 水寨·智斗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卷帘老将小说宣和颂 第十章 水寨·智斗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至圣先师有云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
    黑蜗壳曾说:“如果你不成功,是因为你没见过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伦敦坚信:“如果你还没穿越,是因为你没在凌晨五点半起床赶公交的路上登录起点。”

    伦敦哥醒了,虽然没有表,但他的生物钟一直很规律,早上五点半的大宋,天似亮非亮,还有大把的时间来思考。他想了想,拿出虎牙在手里颠了颠,沾着坛子里的残酒,贴着头皮往后刮了过去,还好自己的头比较大,后脑勺也还算圆,脑袋上坑也比较少,那也至少刮了七八道口子。伦敦哥并没有停,只是感觉到痛的时候,把刀拿下来,用手抹一抹上面的血迹,心沉似水。直到借着匕首不锈钢的刀身看着自己已然是一个秃子,才下了床,轻手轻脚的把酒坛子放回了卧室外间儿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口中干渴,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伦敦哥并不敢喝水,一会儿还要装着大病初愈嗓音嘶哑,喝了水可能会影响效果。回到床上的他觉得自己勇武非常,有心唱上那么一句:

    “看那前面黑洞洞……”并不应景儿。

    “提起当年泪不干……”人家好歹一个白富美一个公主,自己呢?

    伦敦哥看了看外间儿两人睡觉的方向,伸手一指:这草包,倒似一堵挡风的墙——他眉飞色舞心满意足,戴上帽子又躺在了床上。阿庆嫂都不怕,我怂个屁?

    王伦敦闭目养神,听得外面隐约有了动静儿,才挥手把床头的烛台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大头领,大头领!”贾三和丁四两个人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踹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可醒了,这几日可吓死我们了。”丁四双目赤红,攥着伦敦哥的双手,哭着跪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贾三儿看了丁四儿一眼,尼玛这能让你占了先机?推金山倒玉柱跪在了地上,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菩萨慈悲,弟子这几日的祈祷终于显灵了!”

    伦敦哥偷眼看着他们二人表演,心中暗道:“吾教你个乖,老子小名儿便唤作乖官,你们跟我面前卖乖比演技?卧槽泥马勒戈壁,定要把这二人发配到岭南去。”

    心里翻江倒海,嘴上也不能差!

    伦敦哥缓缓地睁开了眼,用最沙哑,最虚弱的嗓音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水,水——”

    丁四儿蹬蹬蹬几步跑到了外间,拿了一个尖嘴儿的铜壶一个茶盏,到了六七分满的茶水,走上前来一手伸到伦敦哥脖子下面,略微往起抬了抬,把茶盏递到了伦敦哥嘴边。

    伦敦哥装模作样的颤抖着双手扶着茶盏,几口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早儿起的凉茶?隔夜茶?”

    伦敦哥放下茶杯,还看到了贾三儿偏过头去无奈地笑了笑,心中暗恨。

    “扶我,咳咳,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大病初愈,还是再将养些时日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躺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倒不是伦敦哥愿意咳嗽,只是他也并不知道那白衣秀士平日里说话是什么腔调什么习惯,不咳嗽怕是很容易就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十一日。”

    伦敦哥装模作样地敲了敲自己的头,不想却打在了伤口上,疼的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“怎地头脑如此昏沉?身子不爽利的紧!”

    贾三儿终于逮住了机会,干嚎着对王伦敦说:“哥哥可都改了吧——”

    “哥哥和我偷偷下山,去东溪村一家半掩门子找乐子,不想和几个嫖客争吵了起来,被晁保正一刀把子戳在太阳穴上,小的拼死才把哥哥背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伦敦哥听得直皱眉,尼玛这让老子怎么洗白?你丢不丢人,这不是让人仙人跳了吧?

    “你二人这几日辛苦了,一会儿各去支取五十两银子,就说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谢头领!”

    “谢哥哥的赏!”

    “速去通知几位大小头领,聚义厅议事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伦敦哥见他二人走远了,这才起身,穿上鞋,走出卧室来到聚义厅,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头把交椅上,你还别说,有张白虎皮垫着就是软乎。

    看着这白虎皮,伦敦哥想起了扈青薇,目光有些怔怔的出神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朱贵先走了进来,交椅是没他位置的,他只能下面站着。

    “哥哥可大好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,借兄弟吉言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如何给哥哥医治的?”

    伦敦哥猛地起身站了起来,一条腿踩在椅子上,手搭在大腿上背冲着朱贵,装作浑身直哆嗦的样子,又放下了腿,转过身来,右手一把攥住头上秀士帽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!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谁让哥哥大怒啊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两人结伴而来,只见一人红巾裹头,个儿高长脸,英眉入鬓,元宝耳三角眼,挺鼻梁八字胡,一张大嘴下三缕须髯,微微有点络腮;另一人头戴逍遥巾,身材魁梧,面色发赤,一双拴马耳,黑渣渣的络腮胡子,虎眉鱼目,塌鼻梁肉头鼻子,手里拿着一个名册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简短截说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上山的医者确实妙手回春,一副药我便醒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番邦世子为了检查伤势,竟把我头发剃光了!”

    “《孝经》明示: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丝毫不的有损!我打发他下山了!”伦敦哥说的气愤,身临其境宛如真的一般,觉得浑身燥热,展开扇子扇了扇。

    大冬天一个秃子拿着扇子对自己狂扇,把大小头目们全逗乐了。伦敦哥满心欢喜,刚觉得自己Hold住了局势,不和谐的声音就冒了出来!

    “小人并未见有人乘渡舟离开啊?”蓝老六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伦敦哥并不知该如何回答,看着这个本钱雄厚的家伙,直欲掏出虎牙送他进宫。

    立在伦敦哥身后的贾三儿心中暗恨,尼玛这个不晓事的小面首,恁个达子,也要哥哥迎来送往吗?“我渡舟送他下山的!”

    伦敦哥叹了一口气,举起袖子来擦了擦眼角:“不可否认,朱贵兄弟请来名医,于我有大恩,只是那世子临走时叮嘱,人虽转醒,但落下了失魂的病根儿,此时观瞧各位兄弟,名字却对不上了,只是觉得心中亲厚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!红头巾站起身来对着伦敦哥一揖到地。

    “哥哥受苦了,兄弟杜迁,诨号摸着天,这名号都是哥哥给取的。”听得情动的杜迁三角眼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眼泪,伦敦哥站起身来,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以后哥哥出行,记得多带些儿郎们,兄弟宋万,匪号云里金刚,柴大官人给取的。”宋万也是一礼,伦敦哥起身还礼。

    朱贵眼神忧伤地望着伦敦哥,紧走了两步跪了下来:“我带些人马去东溪村,今日便给哥哥报仇!小人朱贵,匪号旱地忽雷,这条命是哥哥给的!”伦敦哥感受到了满满的情意,起身拉起了朱贵,两个人紧紧地拥抱了一下,分开。伦敦哥在朱贵耳边嘱咐了一句:他日再议。朱贵点了点头,在往自己的位置走的时候,还冲着朱富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朱富眼神平静面色平淡的走上前来,跪了下去。可这一跪,却面容大变:双眼圆睁,眼神中爆发出一种好似惊奇惊讶不可信的神采来!

    “小人朱富,在渔阳拜戴小楼为师,学艺归来,想要跟着哥哥,大碗吃酒,大块分金,逍遥一生!”

    朱富说的豪迈,众人大笑!伦敦哥还没起身,朱富却自己走上前来,趁着大家分神,在伦敦哥身边低低地耳语了一句:“哥哥记得,换一双靴子吧!”

    伦敦哥心中咯噔一声!低头看去,自己脚上,黑漆漆一双战术靴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