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二三线备胎_ 78,是不是包括那个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不二虫幺小说二三线备胎 78,是不是包括那个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有人说,人生需要经历像心电图的起伏,才会丰富多彩,承受得了起起伏伏的变化,才能感知人生的真谛。

    对于李海波说,他现在看着他爷爷的心电图,已经彻底颓废了。

    李得胜因过度刺激,昏迷不醒,现在已经住进了ICU重症病房。

    李大全扶着脑袋,一脸的沧桑。

    李小慧则拿着纸巾,不断地擦拭着眼泪鼻涕。

    李家一家四口人,一个进了病房,另外三个跟失魂落魄似的,没有精气神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爸怎么样了?”李大全见医生从病房里出来,急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情况不容乐观,你要有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李大全听医生这么一说,想起他爸参加革命后,老来才结婚有了自己,没过几年安生日子,后来又早年丧偶,这么些年了,他是既当爹又当妈地照顾着自己,还创办了今天这么大的一个产业,如今却受了这个刺激,九十岁高龄了,看来已经是回天乏术了。

    “小慧,你让秘书过来帮忙准备后事吧。”李大全哭丧着一张脸,对李小慧说:“回家把爸之前喜欢的东西都带过来吧,让它们陪爸最后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波听说他爷爷已经灯枯油尽了,趴在椅子上嚎啕大哭,这种失去亲人的滋味,他在欧阳一一的老家体会过。

    人在绝望的时候,会产生无数的怨气,这些怨气,飘渺着,却挥之不散。

    李海波一步不敢离开,静静地守候在ICU重症病房门口,脑海里尽是浮现出他爷爷去世后,自己该怎么办,整个李家会怎么办的情景。这种情景他不敢想象,却克制不住的又能想起来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十九分,李海波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时间点,他的爷爷就是在这一刻撒手人寰,毫无任何交代地离去,李海波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郝凯在得知李得胜受刺激住进了ICU重症病房以后,给李漫雪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,李漫雪什么也没收拾,就打车赶往飞机场,同郝凯和欧阳无双乘坐同一次航班赶到宁市。到医院的时候,见李海波失声痛苦,郝凯一个大男人,不知道该怎么上前去安慰李海波了。

    李漫雪也早已是泣不成声,将身上的红色围巾和粉红色外套脱下,扔进了医院的垃圾桶,然后走过去强扭过李海波的头靠在自己怀里,一手抚摸着他的头说:“哭吧,哭出来就好受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波头顶着李漫雪的身子嚎啕大哭,脑海里不断闪过他爷爷过去的音容笑貌,而今后再也享受不到这种天伦之乐了。

    难过,伤心,绝望这些词语,已经无法形容李海波此刻的心情了。他觉得他爷爷就是因为他的不成熟,才受了刺激离世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是他自己亲手害死了他爷爷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死了爷爷,是我。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郝凯见李海波不断地抽打着自己的脸,上前使劲地抓着他的手说:“海子,海子,你别这样,爷爷这人刚走,你不要叫他老人家看着你这样更难受。”

    李漫雪见李海波这样不可饶恕自己,也伤心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。将郝凯和李海波都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要怪就怪我吧,是我自私,陪着你走了一段路,却没能陪你一直走下去,把你一个人扔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李海波听着李漫雪说的话,想想自己和李漫雪在一起的时候,一直都是她在照顾自己,引导自己成长,如今李漫雪说这番话,就是在责怪她自己,当初既然选择了和他一起迈出步,却像在冒险途中突然转身离去,这才使得李海波一个人在感情的路上,走得像今天这么累,这么失败,而失败的代价,竟然是用他爷爷的性命去交换。

    “雪儿。你别这样,这事跟你没关系。”李海波用衣袖擦去了脸上的鼻涕眼泪对李漫雪说:“是我没福气,不能和你白首到老,我跟莫雪也是没福气。我爷爷的事,纯属意外,我谁也不怨了。”

    “海子,”郝凯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虽然平常看着吊儿郎当一副玩世不恭的做派,但是在面对今天这种重大事件的时候,他的兄弟豪气便全部释放出来,他两手放在李海波的肩膀上来回捏着说:“爷爷走了,没病没痛,就像睡着了,这样也是喜寿,你看叔叔阿姨两人是一直陪着爷爷的,他们的伤心不比你少,现在,你要先叫自己坚强起来,好好地替叔叔把爷爷的后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李漫雪和欧阳无双也在一旁劝说着。

    李海波走进病房看着跪在他爷爷床边的父亲,压抑着声音在低沉地哀嚎着,毕竟从今以后,他就变成了孤儿了,再也不能随时聆听他父亲的言传身教了。

    “爸,妈,爷爷走了,就让他好好的上路吧,你们先回家去,我在医院这边办完了手续,然后赶回去,咱们一家人得商量着把爷爷的后事办好。”

    李海波伸过手想去扶他爸,他爸使劲地甩了下他的手,突然站起来一个耳光打在李海波的脸上大骂:“你个畜生,结个婚都能把你爷爷给气死,你是缺女人吗?非要找一个这样的女人?现在满意了吗?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全。”李小慧见儿子挨打,赶紧拦着李大全说:“波尔不比咱们难过,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干嘛?你问问他都干嘛了?我就是心太软,当时没彻底地阻拦着,要不你爷爷至少今天还能健健康康在家里坐着!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就别再责怪他了。”李漫雪心疼李海波,一把拉着他的手对李大全说:“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就消消气,还是早点给爷爷办了后事,叫他老人家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李大全使劲地在脑海里搜索着李漫雪的影子:“我们是不是见过面?”

    李小慧在身旁扯着李大全说:“你忘记了?波尔大二的时候,暑假的时候不是带她来家里过吗?她是李漫雪。”

    李漫雪惭愧地报以李小慧一笑:“阿姨你还记得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,怎么不记得?阿姨当时就跟波尔说,要好好和你谈,把你娶进家门,结果他一定是不争气,所以你们才没走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在李小慧的眼里,李漫雪是她一眼就看中的儿媳妇,无论从外形和气质上面,都是符合她对儿媳妇的要求,她在李漫雪来家的时候,就千叮嘱万嘱咐李海波,一定要在金钱上舍得给李漫雪花,这样才能巩固两个人的爱情,她原以为李漫雪会看在他们李家优越的生活条件上,一定会选择和李海波有开花结果的一天,万万没想到李漫雪竟然对于金钱没太多的追求,是一个有自己追求和目标的人。

    李漫雪后来通过李海波的转述,知道李小慧的心思。只是对于李海波说,真爱是更多的是建立在精神层次上的,如果没有真爱,就算坐在玛莎拉蒂的车里,她也不会感觉到幸福。但是,如果是真爱,哪怕风餐露宿,坐在自行车上风吹雨打,她也会觉得这风雨是上天给她爱情增添浪漫气氛。

    此刻见李小慧多年以后还能记得自己,李漫雪多少有点感动,更多的也是抱歉。毕竟是她当了爱情的逃兵,将李海波一个人扔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,李漫雪更加愧疚地对李小慧说:“阿姨,我和阿波罗就算没缘分走在一起,但是我会一辈子当他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。所以,我向你保证,以后我一定给他找个最合适的女朋友给你当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照着你这样的找一个。”李小慧转悲为喜地笑着,然后拉着李大全说:“大全,走吧,这里交给波尔吧,他已经长大了,是该让他独当一面了。我们先回去通知亲朋好友,看爸的后事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大全一下子苍老了许多,声音也变得沙哑,对着郝凯和李漫雪说:“凯子,你也不是外人了,就帮波尔一起处理吧。我和你阿姨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你放心,照顾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大全在李小慧的搀扶下走出了病房,李海波见他爷爷闭着眼睛,全身僵硬冰凉,但是那发白的头发,和一张慈祥的脸,就像是睡着了而已,还是那般的安详。

    “爷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海波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搂着他爷爷的身体使劲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郝凯拉着欧阳无双出了病房,他见不得这种掉眼泪的戏码,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所以就干脆留李漫雪一个人陪着李海波,自己出来给所有李海波的朋友告知了这不幸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说我还给莫雪发吗?”郝凯看着欧阳无双,想征求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发。这种女人,竟然那么狠心刚结婚就离婚,你发了她肯定也不会来,就算来了,也会给海子一家人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郝凯默默地删除了莫雪的联系方式,接着说:“双儿,你也发动朋友,看看有合适海子的女朋友,给介绍一个,他受了莫雪这一刺激,今后没有人在身边做个伴,我担心他抑郁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无双想起欧阳一一作为自己的闺蜜,曾经伤得李海波那么深,这回郝凯又主动对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请求,她是狠下心,哪怕真的有,也不会给李海波介绍的,毕竟这将来要是再出现第二个欧阳一一或者莫雪这样的女人,自己不就成为了罪人?于是找了个理由给郝凯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漫雪看着李海波歇斯底里地跪在冰凉的地上,一副孝子贤孙的哭相,她突然想起来,自己当初对李海波不辞而别,他是否也是这般的痛苦过?

    “喂,大头。”李漫雪一手挽着李海波的头给鬼大头打了个电话说:“我有件事通知你,你自己做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鬼大头在电话里,听李漫雪这么一说,紧张得不行,语气软和地对李漫雪说:“亲爱的,你说什么都可以,我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完。我想陪阿波罗一段时间,具体多久还不确定,会发生什么也不确定,所以,要吗你等着我,要吗我们现在就分手。”

    鬼大头在电话里头听李漫雪说这话,一脸的迷惑,他没想到李漫雪过来参加李海波他爷爷的葬礼,到最后还得陪着李海波走出这段困难的时间,而且这段时间是多久,在这期间会发生什么,他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你想好了给我发个信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鬼大头在电话里头着急地喊着:“亲爱的,你说的不确定会发生什么?是不是包括那个?”

    李漫雪知道鬼大头指的是什么,而她自己表达的也正是鬼大头的那个意思,冷笑着说:“几年前我和他就该有什么了,被你捡了便宜,你觉得你现在说这话还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那个,我毕竟是个男人吗,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。。。”鬼大头在电话里头想对李漫雪表达的意思是,作为一个男人,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和前男友再有亲密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那你回家找你前妻去,我们现在就分手吧!”李漫雪生气地挂断了电话,然后将脸贴着李海波的头说:“阿波罗,不要害怕,在你找到新的恋情前,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,这次我不会再把你一个人扔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雪儿,你。。。我没事,你不要这样做,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你不要放弃自己的幸福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李漫雪噙着泪,两个手指擦着李海波的眼泪说:“如果,今天换成我是你的话,你还会说刚才那样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你过得幸福。”李海波不想正面回答李漫雪这么暧昧的话题,毕竟她已经有了鬼大头,他不想自己对李漫雪再纠缠着。

    “你回答我,如果现在我们位置调换下,你会放弃我不管吗?”李漫雪再次追问了句。

    李海波看着李漫雪那双清澈的眼里含着泪花,动情地用自己的衣袖拭去她的眼泪回答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李漫雪开心地一笑说:“你都不会,那我怎么可能会?我都说了,你是我生命里最珍惜的人,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李海波感动地抱着李漫雪,用尽了所有力气,李漫雪被勒得呼吸都有点上不来,艰难地回了他一句:“傻瓜,我再不疼你,谁疼你。”

    郝凯和欧阳无双站在病房门口,听到李漫雪和李海波的对话,都不知不觉地潸然泪下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